胰岛素是人类好朋友😊

不要害怕,有可能是gay呢

情头奉上,两个可爱的害羞鬼
本来用作封面图的
还是算了
想哭啊啊啊啊啊

要是再来一次
老子就不传了

算了还是想想办法吧😔

有大佬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吗?
好慌😳😳😳

盐的代价 第一章(1)

自翻译练习

如果有幸被你看到

欢迎批评指导,感谢

—————————————————

第一章(1)

 

午餐时间,Frankenberg员工餐厅已经人满为患了。

长条桌子旁满满当当,收银台前面的队伍也越来越长。端着餐盘的人在桌子之间徘徊着,想在人群中找个缝隙插进去,或者等着补上哪个吃完了的人的位置。餐盘声、椅子声、转门声、鞋子与地面的摩擦声种种噪声交织在一起,让这个装饰单调的屋子成了一个轰隆作响的机器。

 

特蕾泽把印着“welcome to Frankenberg”的小本子用面前的糖罐撑起来,边看边飞快地吃着。这个厚厚的小本她早就在上周的培训课上看完了,可她实在没别的东西可看,在这个自助餐厅里她又必须得找点东西分分心。于是她又看了一遍假期福利原则——工作十五年的员工可获得三星期的假期,工作二十五年则是四个星期。她吃着今天的特供热菜—— 一小片灰白色的熏牛肉配土豆泥拌肉汤,一小撮豌豆和一小杯山葵汁——实在想像不出自己在Frankenberg百货公司工作十五年会是个什么样子,更不要说工作二十五年。那个商店就像个监狱似的,时时刻刻提醒着她是这个地方的一部分。

 

对了,小册子上还说公司会提供冬夏令营。

 

他们就应该再搞一个教堂、妇幼医院之旅。她这么想着,手上的书又快速翻了一页。

大大的黑色印刷体出现在书页中间,“你是Frankenberg的骨干吗?”

 

她的眼神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热闹的世界,思绪跟着就飘到了别的地方。正是圣诞节,如果在这找不到一个比她看见过那个二十块的钱包更好看的一个,她可能会给理查德买那件刚刚在萨克斯百货看到的那件黑红相间的挪威毛衣。下个星期她还要和凯里开车去西点军校看一次冰球赛。

 

街景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像一副长方形的画,颇有那个蒙德里安的风格。角落里方形小窗却只有空荡荡的天空,就连鸟也不见几只。

在百货商店里要是有场戏剧,会是怎样的景象呢?她的思绪转回到这里。

 

“你不一样,特里”理查德对她说,“你从一开始就确信自己不会像别人一样留在那里。”

理查德还说,她明年夏天就跑到法国去了也说不定,如果可能的话,理查德想让她跟他一起走,而且也没什么理由不跟他一起走。理查德的朋友菲尔麦克罗伊给他写信说下个月可以给她在剧团找个活干。可特蕾泽连菲尔的面都没见过,更别说信他会帮自己找工作。

从九月开始,她就把纽约转了个好几遍,当然,谁会在年末雇一个没经验的舞台布景学员呢?即便如此,她也不太可能和理查德一起到欧洲去过夏天,和他一起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和他一起在阿里斯漫步,一起寻找梵高画过的地方。在这里工作了几天后,她就更不相信这段旅行能实现。

 

她知道在这商店里困扰着她的是什么。那是她不想告诉理查德的事,而且每每想起都会就会更烦。就是要完成那些没有意义的杂七杂八,阻碍她做想做的事情。商店里钟表声有节奏的走个不停,催促着店员们尽力高效地搞定那些钱包、大衣繁杂的寄存手续。相互交流着的人都活在互不交错的平面里,在那里,每一种生活所包含的意义、信息、爱或任何东西,都找不到它们的表达方式。这时刻提醒着她在桌边、在沙发上和那些人的谈话,总是在她的头顶上盘旋着,那是没碰过弦的而演奏的人。当他真的试着触摸演奏的弦时,看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尽管曲调是绝对平凡的,以至于连他都不相信这是一种颠覆性的行为。而这种孤独,随着她一个人在商店里日复一日地看到同样的面孔而加深,这是一个人可能说过的,从来没有做过的,也从来没有过的。那不像在公共汽车上见到的脸,虽然也是一遍又一遍地,但至少那些脸不会再出现。

 

她这样想着,站在清晨例行打卡的队伍里,眼神无意识地扫过那些长期雇员和临时雇员,目光最终落回这儿——她已经回答了这句话,当然,但这没有回答她的命运,还有不做一个布景师只后该怎么办。

 

她的命运曲折的像个大写的“z”字。

她现在十九岁,对未来焦虑着。

 

“你要学着相信别人,特蕾泽,切记,”艾丽西亚修女总这样对她说,特蕾泽也总是尽力去回答她。

“艾丽西亚修女。”特蕾泽小心翼翼地耳语着,用小音节回应她。

 

被一旁工作清洁小哥影响,特蕾泽坐直了身子,又重新拿起餐叉。

 

艾丽西亚的脸似乎就出现在她眼前,像太阳照在粉色宝石上的粉红色的、看得见骨头的一张脸,还有她胸前硬挺的蓝色波浪领子。艾丽西亚修女的大骨架出现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在餐厅的白色搪瓷桌子中间。艾丽西亚会出现在千万个地方,然后用那双小蓝眼睛在其他女孩中间找到她,好像她有多不同。特蕾泽知道,和其他女孩不同的,只是那薄薄的粉色嘴唇从不见一丝弧度。她可以看到艾丽西亚把编织成的绿色手套递给她,没有微笑,在她的八岁生日那天,她就那样直接把手套递给她,算是礼物。艾丽西亚修女用那张平薄的嘴唇对她说她必需通过算数考试。谁会在意她是不是通过了呢?特蕾泽一直把那副绿色手套锁在学校的储物柜底,多年过去了,修女艾丽西亚已经去了加州。

 

有人碰了糖罐一下,弄倒了小本子。特蕾泽看着面前这双手,这是一双苍老的、胖胖的女人的手,搅着咖啡,用颤抖的渴望撕开一个面包卷,用和特蕾泽一样的肉汤在其中一半上厚厚地涂了一层。那双手都皴裂了,指关节上平行的细纹间还卡着泥灰,但右手上却带着个镶嵌着显眼的绿宝石的银戒指。左手上带着个金的结婚戒指,指甲缝里还有红色指甲油的痕迹。特蕾泽就看着那只手叉起一叉子的豌豆,都不必看那女人的脸,那可能是张和frankenberg百货里所有五十岁的女人一样的脸,被无尽的焦虑和忧愁折磨着,眼睛都藏在眼镜后边被扭曲着放大或者缩小,一层腮红也遮不住灰色的脸和脸上的斑点。

特蕾泽不想去看。

 

“你是新来的?”这声音在嘈杂声中尖锐而清楚,还挺甜的。

“是,”特雷瑟抬起头来。她记得那张脸。看到那张焦虑的脸,把头转到别的地方去。因为特蕾泽曾经看见她从在大理石台阶上从阁楼滑下来,那时大概是晚上六点半,店里没什么人,她手扶着大理石的栏杆往下滑以减轻肿胀的腿的负担。

特蕾泽告诉自己:她没病,也不会是什么乞丐,她只是在这工作。

 

“你还应付的来吗?”这个女人对她笑起来,眼底和嘴角的附近纹路都加深了。但她的眼神生动起来,还有点深情。

“还应付得来吗?”女人又重复了一遍,周围的嘈杂声和杯盘声依然响个不停。

特蕾泽舔了舔嘴唇,“还好,谢谢。”

“你喜欢这儿吗?”

特蕾泽点了点头。

 

“吃完了吗?”系着白围裙的小哥抓起女人的盘子问,命令似的竖起大拇指。

 

女人摆了摆手。她把装着桃子薄片的小碟子拉到面前。那些桃子片细得像的小黄鱼,软趴趴的贴在女人举起的勺子边缘。

“我就在三楼的毛衣区,有问题可以来问我。”女人的声音不确定地颤抖着,好像说完特蕾泽就会和她绝交似的,“有空上来和我聊聊吧。叫我罗比切克太太,鲁比 罗比切克,5404号。”

“非常谢谢您。”特雷泽说。那女人藏在眼镜片后面红棕色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又和善,整张脸也好看了一些。特雷泽似乎感受她的心跳又重新复苏了,她看着她从桌子旁站起身,看着她短粗的身躯消失在等在隔离带后面的人群里。

特蕾泽之前没见过罗比切特太太,但是一到每天早上差一刻钟九点,职员们排队打卡的队伍一点点向前移动,她总要在这个时候搜寻罗比切特的身影,餐厅里,电梯旁边,她在再没见过她。但起码有东西去寻找,这让她的世界不一样了。

 

特蕾泽每天早上到七楼上班时,她总要停下来看那辆玩具火车。它孤零零的摆在电梯旁边,不像那个玩具部后面的那辆又大又好的火车,但它有一个愤怒的小活塞。它带着愤怒和挫败在椭圆形的轨道上跑着,特蕾泽常常看着它出神。

“呜呜~~”它吵着嚷着,盲目地冲进制形纸制的隧道。

“呜呜~~”它又冲出来。

小火车从她早上走出电梯到晚上下班一直那样跑着,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按开关。在它鼻子弯起的曲线里,在它横冲直撞的轨道上,她能看见一个不停追逐的残暴的主人。

 

这天早上,特蕾泽从玩具火车那快步走到她工作的娃娃部门。
 

机械玩具开始把球抛起又抓住,射击转盘开始旋转,桌上的玩具谷仓里的动物开始大声地咯咯叫。特蕾泽的身后,一只疲惫的小老鼠也开始踢踏做响;巨大的锡兵摆出好斗的表情对着电梯门敲着手里的鼓,一整天不停。艺术品和手工艺品散发着新鲜的粘土味道,她想起小时候在学校艺术教室里闻到的味道,还有点学校操场上拱起的一堆土的味道,传说那真的是一个墓地,那个人是被一根铁棒通过鼻子直接插进脑子里。

 

亨德里克森太太,娃娃部的部门经理,把娃娃们从货架中拖下来,让它们坐下,舒展开它们的腿,摆在玻璃展柜的顶上。

马尔图齐小姐站在柜台旁边,边数着她钱包里账单和硬币,边跟着手上的节奏轻轻点着头。特蕾泽跟她打招呼,她也只能用力地点一下头。

特蕾泽在她自己的钱袋子里数出二十八张五十块钱,在销售数据记录的一张白纸上记下来,在现金出纳机里把钱转到她的抽屉里。

 

这时,第一个客人从电梯那出现了,有些困惑地犹豫了片刻,面对玩具区这样景象,脸上现出几分惊色,然后走进了玩具区这张交织的网。

 

“你们这有白娃娃吗?”女人问她。

“我想要这样的娃娃,不过要穿着黄裙子的,”女人说着,推给她一个娃娃。特蕾泽转身去货架上拿想要的那个娃娃。

长那么可爱
声音又那么好听
要是还喜欢我那岂不是就完美了

算了
还是不要那么完美吧

讲女朋友坏话一定要偷偷地2



徐代表:作家nim,我家世真怎么了?怎么眼睛一直红红的?
作家姐姐:她怕打扰您,就在客厅沙发上午睡了。
徐代表:然后呢?
作家姐姐:然后醒来就见到我了。
徐代表:讲重点!
作家姐姐:她一直哭着说梦到你给她做了一个月的三明治,哭的可惨了!
作家姐姐:代表您做的的三明治......真的很难吃吗?
作家姐姐:您别冲动,代表nim!



回到家

李世真:代表nim,今晚我给你做好吃的吧!(*´∇`*)
徐代表:今晚我做饭。


夜深人静

电话中

李世真:(小声)作家!你知道吗!我的噩梦成!真!了!(T ^ T)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发段子其实是想问一哈
有日语专业的小姐姐吗
你们平时都修什么课
玩什么
参加什么活动
超级想知道
爱你们❤️
谢谢啦🙏

讲女朋友坏话一定要偷偷地1

咖啡馆

孙玛丽:世真呐,怎么不喝冰美式了?
李代表:你不知道孕期不能喝咖啡的咩?
孙玛丽:你!怀!孕!了!?
孙玛丽:那就不能陪我玩了π_π
孙玛丽:你家伊景咋不生啊(ಥ_ಥ)

李代表:我们代表nim一把年纪了,高龄产妇很危险的!(认真脸)

从孙玛丽身后的卡座
探出了个头来
戴着个黑棒球帽

是一直暗中观察的徐会长

徐会长:说谁高龄产妇呢?(。•ˇ‸ˇ•。)
徐会长:跟我回家现在就生一个!


这就是为什么
二位大佬养了两个孩子

——————————————

今天
我是不会回poi村的
不是互砍
就是吞刀

我要抱着我家代表过六一(。•ˇ‸ˇ•。)

我们在平成三年吃的菓子没有甜味9

没有剧情

就是想发糖

不是想发车奥

————————————————

天色刚刚开始暗了的时候,提早下班的徐代表就已经开着那辆低调的(?)粉色mini进了别墅区。其实当天的工作并没有完成,但是金作家和卓他们整个下午都很奇怪地变着法儿的把她往家里推,一度让这位代表怀疑他们是不是要另起山头造反了。

不过更要紧的原因是,卓对那位检察官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车子熄了火停到别墅门口,徐伊景没有下车,只是把头靠在头枕上,定定地望着这栋白色建筑。最近几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向来匮乏的想象力变得活跃起来,就像现在,透过外墙,她似乎能清晰地看到那个阳光一样的女孩,穿着大T恤衫在餐桌边上喝咖啡,抱着膝盖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剧,又或者浑身湿漉漉地从浴室里出来揉着眼睛去摸毛巾怎么也摸不到,有一只手很随意地递了一条过去,那是徐伊景自己的手。惊讶于在想象中看到自己,徐伊景调整了呼吸,拉开车门。

“你回来啦!”嘴里塞满了东西的李世真尽力抬头打个招呼,就又低头专注于手里的那盆食物、 

徐伊景看了一眼这位论盆儿吃饭的“大婶”,没敢应声就接着换鞋,暗暗后悔于自己刚才自由发散的想象力。

烤肉店里

日韩金融三人组凑在一块,吃着烤五花肉喝着酒,还有腰伤在身的卓也破例喝了一杯。

“作家nim,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要这样庆祝?”理事喝了一小口清酒,看着互相挤眉弄眼的两个人,一脸迷茫。

“卓啊,我来说我来说”卓放下酒杯刚要开腔就被作家拦下,“这几天卓一直在查这个李世真,结果呢,不是我们二小姐。”

“不是二小姐?那有什么好庆祝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说这个李检察官从小在韩国出生长大,代表她听到这个消息,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然后我跟作家姐姐说了这个,作家姐姐就说代表要结束单身了。”卓一口气说完这些,趁着作家不注意,又偷偷干了一杯清酒。

作家理事互相很懂地相视一笑,碰了碰杯,

“今晚我们吃的晚点回去吧!”

“阿姨再加两盘五花肉!”

已经过了晚上十点,理事他们集体不回来,徐伊景没来由地有些担心。恩...并不是没来由。

其实徐代表向来不干涉下属个人生活,但是和这个虎视眈眈盯着她的人同处一个沙发,她心里发毛,竭尽全力把注意力转到随便什么东西上。

“伊景啊,报纸有我好看吗?”

“伊景啊,你该睡觉了!”

“伊景啊,你脸红什么?”

你们为什么不回来救我?

我要扣你们的薪水!

徐伊景这么想着,把手里的报纸糊在凑过来的李世真的脸上,趁着这慌乱劲儿快步逃到楼上卧室里。

徐伊景啊徐伊景,这不是你妹妹啦,你紧张什么?这是你女朋友啊!

徐伊景背靠着门深吸一口气,在用力呼出来,转身开门,动作一气合成。

门一开,一只扑面而来的李世真眨眼就跳到徐伊景的身上来了个考拉抱。

向来不健壮的徐代表从没被这样抱过,腰椎一时承受不了,连连后退,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可是床太过软,徐伊景想反抗却无处着力。骑坐在身上的李世真欺身下来,控制着徐伊景的两只手,鼻尖在距离身下人脸的几公分处,就那样欣赏着徐伊景猎物似的表情却不作任何举动。

“世真吶,我的腰...疼...”

见到身下的人出口求饶,李世真决定先放她一马,起身下床,到床头柜子里翻找着什么。

得到了片刻自由,徐伊景撑着头侧躺在床上看着李世真翻东西。

才一天啊,就对我的房间这么熟悉了?

“找到了!”

说着,李世真把一个两头有小凸起的长条形橡胶制品举给徐伊景看。

徐伊景向来都是淡淡的表情,但这次明显露出难色。

“这个......你什么时候买的?”

“这是你买的啊姐姐!是你喝醉了非要买,我拦都拦不住”

徐伊景老脸一红,那天晚上的细节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只得随便她李世真怎么编造。

“用这个很费腰的......”

“好你个徐伊景,什么都懂哈”

“呀李世真,你压我头发了!”

烤肉店里

三个人吃喝正在兴头,老板娘来张罗着打烊准备撵人。
“作家nim,我们现在回去吧”
“不急,今天呐,我们越晚越好”






哼,你们仨在不回家,
这个月的工资可能都没了。

————————————————

踩刹车

拉手刹

下车

拜拜我肘了